广州女装批发社区

文字欲 | 彭海波 《文字有毒》

文字欲2018-06-19 03:17:40



我是说真的,千万不要爱上文字,有毒!





我曾经孤独的烦闷 / 也曾寂寞的彷徨 

何日是我的吉日 / 哪里是我的天堂?


年少时的诗行,依然清晰印刻在我的脑海,不知不觉中,我总会在心里默默地吟唱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有人说:文字是一种毒药,爱上文字的人注定孤独,中毒不浅。所以经常用黑色的键盘或一支小小的笔,在空白的屏幕或洁白的纸上一行一行的宣泄,并美其名曰:排毒!亲爱的朋友,如果你看到我空间许久都未曾更新,请为我感到高兴,因为远离文字的我,至少在这一段时间内,是快乐的。

 

从古至今,写字的人注定孤独,也很少快乐:


李太白虽然豪放,醉酒过后却是一种无奈的叹息,滔滔江水留不住,大唐里最耀眼的一颗星星;


杜少陵即使心宽,心怀天下黎民,安得广厦千万间,叫天下寒士皆欢颜的胸怀,却抵不过湘江上一叶凄苦的孤舟;


李易安虽也坚强,却总是搁不下那剪不断理还乱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许多愁;


柳三变便纵多情,百媚千红的温柔乡让人迷醉,美酒佳人相伴却终归贫穷的死去,衣不避体无钱下葬;


李后主纵使高贵,曾经至高无上的帝皇沦落成阶下囚,终抵不过失去江山美人的苦楚,一杯毒酒饮尽含恨而终;


岳鹏举即便精忠,戎马一生,报国杀敌,也抵不过馋臣奸佞的三寸毒舌,郁郁而悲壮的离去……

 

社稷江山的兴亡存灭,才子佳人的生离死别,爱恨交织在其中,都是中了文字的毒,且中的不浅,一怀愁绪几年离索,错,错,错!难怪辛嫁轩会说: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?

 

大家名门都如是,我辈凡人,又岂能免俗?于是,用尽一切的办法,尽可能远离文字,还心灵一份安逸。渐渐却发现,事与愿违,只要一挨键盘,就会有大段大段的孤独从手指喷出,那种病态的快感,无法言述!

 

  行走的路上,岁月如水般消逝,几度沉浮,几多风雨,几多愁!喜欢文字的人始终无法抛却这种病态的毒!也曾不止一次的问:何日是我的吉日?哪里是我的天堂?

 

梦想在依山而建的小屋里面湖而居,一张竹椅一杯茶,一幅笔墨一本书,宠辱皆忘,百鸟不惊,诗意的生活,可是在冷酷苍白的工业社会里,坚持这样的梦想总是越来越难!

 

   多年前南下寻梦,江湖飘零,关山梦远,不羁的心灵,多么渴望拥抱蓝天的自由。现实的残酷总是让我们无法从容,失去与得到永远不能成正比,无奈还是无助?无心还是无用?无果!只有以笔做烟枪,装填文字,用灵感点燃,拼命的吸吮,麻醉自己,放空心灵!

 

   我把那蓝色的海洋  \装进我的心里 

   让每一个浪花 \ 都化作拼搏的力量 

     我把那无尽的天空 \ 装进我的心里 

     让每一个梦想 \ 都找到飞翔的空间

 

最后,用年少时写下的这两句诗,给自己的青春年华,做一个总结!然后,抛下我曾经挚爱的诗歌,卸下一身疲惫,继续上路,希望自己依然有梦,并为那些始终期待的眼神,坚定地前行,披星戴月,风雨兼程!


    感谢你,曾经或者始终关注我文字的朋友!


 


作者简介

 

彭海波,男,80后,湖南永州人。

执着于文字,醉心于写作。南方打拼十几年,从未放下对文字的虔诚。

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湖南诗词协会会员,广东青工作协会员,广州青年作协会员


声     明

 平台已开通打赏功能,打赏收入一半做为稿费发放给作者,一半作为平台经营费用,请多多支持鼓励原创,为每一份汗水加油!